野生动物与人类的战争中,你如何遇事不慌

发布时间:2020-01-24 16评论 4134阅读
文章封面


今天大年三十,昨晚刚放假的我有点感悟想说,要不这年也过不踏实,于是再次来到工作室。


01

关于“遇事不慌”


我发了个朋友圈,在铺天盖地焦虑中提到了“遇事不慌”。


有人私下问我,可不可谈谈如何“遇事不慌”,特别在这非常时期。


那我先说说这事儿:


第一,遇事就慌,是正常的。


比如武汉人,不慌是很难的。


“慌”是人们应对恐惧的自然反应。


是一种自我保护的能力,可让你随时警惕危险,警觉体统更敏锐,从而保持戒备。


比如戴口罩、少串门、勤洗手、勤通风,保持室内卫生。你做了就不太慌了。


因为慌,你才不那么慌。


第二,我指的是过分慌乱。


本是保护自己,有人却过度警觉,网上有帖子说自己夹着体温表不放,在家里带口罩不敢出门半步,时刻盯着手机来回踱步,如惊弓之鸟。


当某种反应远超预期,当与多数人明显不同,你要考虑,你的预警信号是否太过脆弱了。


危险真的来临之前,你会被自己吓死的。


第三,慌的探究。


为何会如此慌乱呢?


因为你曾经超级失控过。


适当的慌就是适当焦虑,是对不确定感的准备,好让自己多点掌控。


但对曾完全失控的人而言,则会敏感不可终日,一点风吹草动犹如飓风过岗。


这与个人成长历史有关。我不展开,你自己回忆。


面对已知危险,态度反映了自我保护是否严谨有效。



第四,如何才不慌?


需要有人让你感到环境的安全,需要有人陪伴、允许你的慌张、坦诚确认你的状态,需要一再告之危险的可控性,即便不可控也愿共同面对。


这样不断练习,恐慌就会降低。而不因自己的胆怯而羞耻。


犹如官方媒体之于大众,犹如全国人民之于武汉,目前就是这个角色,一切透明,随时公布,与你一起面对。


这大大降低了当事人的恐慌。


真正的可怕来自未知,人没法和不知道的敌人争斗。


但凡公布出来的就是已知危险,总会想到应对策略。知道自己害怕啥,总强过莫名恐惧。


那么,你与家人当前也互为这个角色。 危难时刻,力量是彼此传递的,不是自己长出来的。


人类之所以活到今天,依靠的就是抱团与合作。


02

关于谣言


谣言是过度恐慌的产物。


一个人要死的时候,另一个人说吃土能治他的病,他很难拒绝相信,更大可能是去尝试吃土,并感受好很多。


陷入集体焦虑时,正是谣言散播最快时。因为没人抵得住对死亡的恐惧,事实上,谣言的散播速度往往快于病毒的扩散。


你可以选择相信,那会暂时缓解自己的恐慌,但没必要散播,去把焦虑传染给别人,病毒已经传染了,就别再添乱,若执意如此,除以爱为名的无知,就是别有用心。


对谣言,以官方为参考,以自己感受为准则,而不是依据传言本身。


03

关于种族间的边界


前几天我回老家上坟,经过一个小镇,那里以牛羊肉鲜美而“著称”。


仅等红灯的那几分钟,我便看到有人在杀羊,还有群人在杀牛,而旁边一只小羊在“悠闲”吃饲料,还有两只小牛一动不动,距离太远,我看不到小牛眼中是否有眼泪,但血已经流到马路中间。


小羊或已麻木,被杀的尽管可能是它的亲人,遗传基因决定似乎被杀就是不久后自己的命运。


更多野生物种正在走上餐桌。


不同的是,它们还没彻底麻木,所以它们会有情感,也有复仇精神。


有的种族在灭绝前,会反抗到底。


历史一再证明,人类这个种族往往是最终胜出者,千万年的演化让人类登上了食物链顶端,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种族正在灭绝。



就在我写到这里的刚刚,人民日报宣布“证据确凿!新冠状病毒来自野生动物”。


倘若上帝睁开眼,不难看到我们所在的这颗星球正在轮番上演“种族战争”,且从未停止。


人类会使用刀枪,更会使用刀叉,而果子狸们不会,它们只会和蝙蝠、和蛇联手,只会偶尔使用“病毒感染”进行报复。


而武汉,只不过是种族战争的前沿阵地。


赵忠祥走了,他主播的《人与自然》却历历在目,人与万物形成了大自然,万物与人本来有许多边界,但无论人类宣称科技如何发展,文明又进化到何等地步,却从未停止入侵其他物种的界限。


就连被人类早就驯化并引以为豪的“火”,也在澳洲熊熊燃烧着。


大自然不需要人类、水不需要人类、火也不需要人类,森林与野生动物更不需要人类,他们需要和人类划清边界。


但人类需要大自然,需要依赖大自然,需要种族繁衍。


那么为何还要杀戮呢?而不去顾及它们的亲人是否伤心。


正如现在,人类关心自己的同类是否被野生动物杀死,看到新添死亡病例会难过,如出一辙。


故此,你的恐慌不无道理。


华南海鲜市场被清理,武汉也已封城,边界被强制建立起来,目的不仅是挽救同胞的性命,也是为了让人们反思什么是边界,什么又是底线。


正如有武汉市民感叹道:“住了几十年,第一次听见城市中有那么清脆的鸟叫声”。



04

关于恐慌的遗忘


女娲造人时没能让人类的记忆力再持久点。


“非典”、“禽流感”好像已发生了几个世纪,人类依然我行我素追随着欲望。


遗忘的贡献就是回避痛苦的记忆,弊端则是容易痛苦再现。


心理领域的精神分析流派试图唤起个人对痛苦的回忆,唤起曾经的创伤体验,好让你知晓,如今的遭遇并非空穴来风。

人类也一样。


但愿此次疫情能唤醒更多人。


记住,痛苦发生的缘由,是对遗忘的复仇。


05

关于过年


我不想多说,一旦遭遇生死之战,就没什么日子是特别的,就像没人会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个先来,病毒也不会刻意避开春节。


在这中国最大的节日,那些在亲人身边的,没在亲人身边的,都被强制性停下脚步,停下无休止的追逐,停下赚钱与优秀,集体反思:接下来,我们何去何从?


最后,愿武汉平安,愿你安好。


(END)


首发来源:冰千里(bingqianli520)
图片来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
转载需要授权。欢迎留言


文:冰千里  (知名心理咨询师,一个温暖又孤独的老男人,研究亲密关系、自我接纳。可接受视频咨询。公众号:冰千里(bingqianli520)
责任编辑:殷水
0

回复

作者头像

冰千里

TA在等你的回复~

(不超过200字)

提交回复
向下加载更多

私信

冰千里一条私信

取消

问题反馈